赋新词

To be or not to be

献给新认识的主祭同好姐妹✧٩(ˊωˋ*)و✧ @女神说的 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鸭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拉的怒吼归于无声,鲜血与硝烟的气息消散,他被遗弃在黑暗中,然后黑暗本身也消失了。

  潘主祭凝视着密不透风的树冠,仅有几缕金色的阳光从枝桠间漏下,闪闪发光的微尘在空气中飞舞。

  “你好,潘。”

  他盯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她双眸湛蓝,神情平静。她的声调很熟悉,但那并非真实。

  她在他左手边跪下,金得发白的秀发落在他脸上,发间幽香浅淡。“你是谁?”他问。

  纤细的手指轻轻按上他的嘴唇,触感温暖柔软,她低下头看着他:“我是你的接引人,以你最想见到的人的面容呈现,我没有灵魂,仅仅是你心灵的投射,引领你走上死亡的路途。”

  我没有死,潘想,我只是受到魔法震荡暂时昏迷了。

  “这取决于你。”少女像看透他心思般,“你可以选择回去,或者跟我离开。”

  “……我必须回去。”

  她缓缓俯身,温热的吐息令他轻微战栗。“你确定吗?”她的声音虚浮如春风,咬字时有种奇特的音韵美,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贵族的骄横、平民的困苦,弱者终日受人欺凌,高位者玩弄的权利游戏每天都在带来新的杀戮……可你无能为力。虔诚的主祭,在告诉那些把仅有的铜子捐给教堂的信众女神会保佑他们时,你自己真的还相信女神的荣光吗?”

  他的脸颊随着她的一字一句缓缓褪去血色,一同消逝的是眼中的神采。良久,他合上双眼。“如果跟你走,我会得到什么?”

  “永久的安宁。”她的指尖划过结实的胸膛,皮肉下的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将血液泵入四肢百骸。她悄声说,“仅仅只要一个吻……”

  

  “请您务必平安归来啊。”埃伦斯坦小姐澄澈的蓝眸中盛满担忧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上了潘的嘴唇,突如其来的愉悦感令他飘飘欲仙,灵魂轻盈得似要从唇齿交缠处飞走,唯有一道无形的绳索牢牢拉扯着它。

  新鲜的空气再次涌入肺中,他睁开眼,发现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跨坐在自己身上,日光为瓷娃娃般冰冷精致的面容涂抹上一层蜜糖般的光泽,唇瓣格外红润。她的神情似是失望:“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无法再诱惑我走向死亡了,接引人。”潘摇摇头,声音嘶哑,“女神的荣光存在于每个信徒心中,让她的羔羊不至于迷途。”

  他直视着她的蓝眸,恰如蓝宝石般晶莹美丽,可惜少了那眼波流转间为少女增色的生机。“我答应过她要回去的。”

  一切逐渐崩散,面无表情的少女和郁郁葱葱的森林都化作微尘融于黑暗,然后黑暗消隐,风中混杂着战斗后鲜血与硝烟的气息,明晃晃的天光刺痛了双眼。阿伦惊喜的喊叫招引来刚刚结束一场恶战的众人。

  一刻钟后舞会开场,运气好的话还能得到埃伦斯坦小姐的第一支舞。潘主祭有千言万语要和她倾诉,关于和苏拉激烈的战斗、不断增长的募捐困难

  ——还有她所给予他的光辉。

原作里的潘主祭……姐妹别哭

不情之请(二)

是的这个沙雕文还有后续……

如果我没有那么尴尬也许它可以长一点……


  玛格达把手指缓缓按在了嘴唇上。


  白桑安静地盯着她,几缕银发垂落脸庞,被日光镶上金边,他的眼睛干净如婴儿,不带半点邪念。


  “不,不可以。”玛格达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也不建议大使先生问别人这样的问题。”


  “我想了解你们的生活。”白桑似乎有些困扰,“我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没什么可尴尬的。玛格达对自己说。白桑只是不了解人类社会而已,他并没有别的意思,你需要为他提供帮助。


  “白桑先生,人类的交配行为是非常非常隐私的问题。就是……即使你知道也不能表现出它存在。当然一般也不能对伴侣之外的人提及。”玛格达顿了顿,“尤其是女性。”


  白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不明白”他以一个求知若渴的学者的态度询问,“就我所知,适龄人类都具有生育能力,既然交配仪式中没有秘密,为什么需要避讳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呢?”


 【在苏拉观念中,生育是神圣的,性指向生育,因而是值得赞美的——《浅谈苏拉树冠王朝》】


  玛格达突然明白了什么:“那个夜晚偷偷潜入市民房子的有巨大翅膀的怪物——”她惶恐地问,“该不会是您吧!”


  “啊,是的。两三次之后我发现他们很抗拒,于是我想……也许可以。”白桑小声说。


  在婚礼之前,凡瑟尔的书记官终于体会到了那条横亘在种族之间的名曰“文化差异”的鸿沟。


  她将毕生铭记


不情之请(一)白桑玛格达沙雕友情向

情报延伸出的脑洞
扑棱蛾子一脸纯洁地问能不能观摩玛格达新婚夜
(为了解人类费尽心思)

  “新婚快乐。”

  玛格达吓了一跳,她坐在梳妆台前,洁白的鲜花缠绕在金色发辫间,花瓣娇嫩如少女的肌肤。白纱长裙在清晨阳光中投下浅淡的阴影,她回过头,淡淡笑意浮上唇角。

  “多谢,白桑。”她弯起双眼,让人想起雨后澄澈的天空。

  苏拉收起羽翼,挑选一张不带靠背的椅子坐下,镜片后的目光温和柔软。他给人的感觉有些像精灵,同样的与世疏离,不同的是这位大使先生正努力地打破这种隔绝——尽管方式有时过于奇特。

  “唔,玛格达。”他不安地敲着扶手,微微皱眉的样子可以让最矜持的少女脸红心跳,“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我所能。”玛格达说,不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书记官与这位博学温柔——也格外缺乏常识——的苏拉特使结下了友谊,另一方面,她也不觉得白桑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今晚我能在你的卧房里观察吗?”白桑问 @半月飞鱼

玛格达:童年阴影(恐怖活动有体现),成长过程中男性长辈缺失造成轻微恋父情结(从巴里斯潘主祭支线可以看出来),自我认知明显不够明确(尤其在个人魅力方面),青春期被迫在贵族圈从事情报贩子这种(随时可能凉凉)高危职业

↑综上女儿能长成阳光温柔小天使真tm女神保佑

虽然经常开玩笑说玛格达渣,但真的,走在刀尖上的她已经很辛苦了。别人喜欢她的时候基本惊讶+开心+惶恐+怀疑(拜托对自己的颜值有点信心唉:-(),即使再困难的处境下也努力对所有人温柔以待,这种人不被喜欢都难。不回应不负责行为除了游戏需要(我个人觉得)很重要一点就是玛格达对感情的恐惧→【真心待人,又担心被欺骗;渴望爱情,却懵懵懂懂】

所以说官方什么时候出恋爱支线_(•̀ω•́ 」∠)_比起只撩不娶这种被对的人治愈的剧情不是更甜吗

【我承认我就是想嫖主祭,毕竟这对从年龄到职业再到性格都超级好吃~o(〃'▽'〃)o】


脑洞存梗

玛格达性转✘琪薇

银狐子爵亚瑟·埃伦斯坦→←琪薇

妮柯斯→亚瑟

副cp尤星

8864友情出演蠢fufu国王


荒唐之诗(云歌中心向)

晚自习激情之作


云歌是我最喜欢的女角色之一


  爱是美酒


  那个蝉鸣聒噪的夏天,云歌遇见了她的歌唱家


  他有一双温润如幼鹿的眼睛,曼妙歌喉能让空气粘稠如蜜糖


  他歌唱划过天际的流星,歌唱娇艳芬芳的玫瑰,歌唱她脸上轻薄的红晕


  只是流星转瞬即逝,玫瑰枯萎凋零,精灵少女多情的眸中又映出旁人


  爱是穿肠毒药


  她的小鹿,她的夜莺,她幼稚又傻气的男孩永远睡去了


  在枯叶飘零的秋夜,云歌弹唱起一首悼歌


  没有一个观众,她斜抱着六弦琴,从月华如水弹到东方既白


  动听的竖琴声不曾在舞会中停歇,直到墓碑上的字迹模糊,藤蔓爬上苔痕斑驳的大理石


  爱是火焰


  云歌是个玩火的坏女孩儿


  苍穹射手用看不见尽头的冬天偿还一个短暂的春日,而她选择纵情消磨漫长的昼夜


  她含情的媚眼注视着无数光辉从指间滑落,吻过的千唇化为泥土


  她在生命的游戏场中狂欢,及时行乐是她的真理


如果你永远离去

云歌致玛格达


作者高中党,文学素养较低,躺平受嘲orz


  如果你永远离去


  我不会出现在送葬的队伍中


  如果你就此长眠


  我不会站在你的坟前哀悼


  如果凡瑟尔失去它的太阳


  自有新一轮旭日升起


  让他们把心埋进你的墓穴


  我知道你不在那里


  


  我将离开你的睡乡永世流浪


  向大海、晴空和雪山环抱的湖泊寻觅你的双眸


  你的长发化作金色原野上的金色河流


  欢笑追逐着坎吉拉人的脚步


  苍穹中的繁星是你的凝眸


  


  直到琴弦断裂,我将不会停下


  我要歌唱你如歌唱火焰、盛夏和心口燃烧的玫瑰


  我要让你比我活的更长久


  让众人知道你从未离去